“普劳泽事件”回放 谁在教外国人说的语言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8月底9月初,在深圳举行的松下中国公开赛显得有些沉闷,日本、韩国的部分名将为了备战即将举行的亚锦赛都放弃了这站公开赛,而中国队内对抗也不那么精彩,就在新闻记者们满赛场找选题的时候,德国男队主教练普劳泽一句话激起了众怒!

先来看看一封由《乒乓世界》记者起草,有现场全部中国记者签名的向国际乒联提交的抗议信–

但非常遗憾的是,2007年8月31日,在松下中国公开赛的赛场上,发生了一件令我们愤慨的事情。被广大中国媒体和球迷所熟识的德国男队主教练普劳泽,竟然用最下流的语言辱骂正在工作中的中国女裁判王欣,这位来自清华大学的副教授,一直非常努力地为乒乓球运动而工作着。

众所周知,中国是礼仪之邦,而发源于英格兰的乒乓球运动是一项非常健康,一项非常绅士的运动。普劳泽先生如此无礼的举动,不仅是对广大中国人民感情的伤害和践踏,更是不负责任地对乒乓球这项运动的玷污。

三百多天后,2008年奥运会就将在我国的首都北京拉开帷幕。届时,男女团体比赛取代了双打比赛的乒乓球,必将再一次引起世界的广泛关注。同时,国际乒联多年来苦心孤诣的改革,沙拉拉先生任职期间的不懈努力,必将在北京奥运会上收到最大的成效,得到包括中国媒体在内的最为广泛的认可。

国际乒联是国际奥委会单项组织中拥有会员国数目最多的组织之一,普劳泽先生此举会让乒乓球项目在大众的心目中大打折扣;乒乓球运动是一项健康、充满活力且需要严谨规则和秩序的竞技运动,普劳泽先生此举,无疑是对裁判权威的挑战和对中国女性的歧视。

因此,我们所有参与报道乒乓球项目的中国记者,就此事向国际乒联提请申诉,我们希望国际乒联能就此事责成普劳泽先生在中国媒体上向女裁判王欣以及中国民众公开道歉,并请国际乒联处以必要的罚款。我们同时希望,德国乒协主席威克尔特先生能够考虑撤销普劳泽先生德国国家男队主教练的职务。

我们所有中国的记者坚持认为,乒乓球的赛场是纯洁的、文明的,我们不需要“坏孩子麦肯罗”,更不欢迎这样一位粗鲁无礼的教练,带领超一流球队德国队前来参加今年年底将在北京举行的国家乒联职业巡回赛总决赛、奥运会测试赛以及明年将在北京举行的夏季奥运会。

8月31日许斯对阵陈玘,许斯在3比1领先的情况下被陈玘翻盘。在比赛中,做场外指导的普劳泽不断用德语指挥许斯,王欣先是口头警告,第5局,王欣给继续讲话的普劳泽出示了黄牌,第6局普劳泽仍然在场外指挥,王欣出示红牌将他罚出场外。许斯最终被陈玘以4比3淘汰之后,普劳泽冲进场内用德语和英语向正在填写成绩表的王欣大声叫嚷,王欣没有理睬,结果普劳泽竟然用中国话向她喊出了×××三个字。用王欣的话说,那一刻非常震惊!随后王欣向组委会以及国际乒联做了汇报。而普劳泽仍然活跃在赛场上。

9月1日上午,夏娃参加大家参加第二天上午组委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普劳泽将向王欣道歉。

9月2日上午,在体育馆一个远离赛场的新闻发布厅,普劳泽当着一众记者开始了他完全没有诚意的道歉,并且解释自己根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以为等同于英语里的“shit”(狗屎),发布会结束时他还像个演员似地摘了一朵康乃馨送给王欣。不客气地说,整个发布会被他搅的就像一场草草收场的闹剧。

随后,普劳泽在体育馆和记者们偶遇,脸上一直带着谄媚的笑容,且不断和大家打招呼……

王欣:“我完全按照国际裁判规则执法,在赛场上和他有任何语言上的冲突,但是听到他喊那三个字的时候非常震惊!赛后我向组委会和国际乒联作了汇报,希望能够给我一个公正的解释。昨天晚上普劳泽向我道歉了,我现在不希望这件事继续扩大,不要给乒乓球造成不好的影响。”

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多记者的话筒,王欣显得非常柔弱,声音哽咽着,眼里还噙着泪水。这位清华大学的副教授一定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某天会在如此严肃的赛场上,听到这么一句极其肮脏的市井辱骂!

事情发生之后,王欣表现出来的是中国文人普遍具有的忍辱负重,息事宁人的特质,寄希望于只要普劳泽认识到错误,自己受点儿委屈也就算了,甚至请求媒体,不要再对此事进行报道。

史蒂文(国际乒联亚洲办事处主任):“我是通过网络才知道这件事的,这件事是普劳泽和王欣之间的事,和我没有关系,而且我认为普劳泽已经道歉,这件事也就可以结束了。目前我们已经接到了王欣的申诉,以及记者们的抗议信,我们会根据国际乒联的流程来处理这件事……”

在空调强劲的球馆里接受采访,史蒂文紧张得满头大汗,从头发根往外冒汗珠。也许连沙拉拉也不相信这种只在足球场上见过的纠纷居然会发生在彬彬有礼的乒乓赛场,两年前震惊乒乓界的陈玘摔拍子、踢挡板事件,哪里赶得上这个足以让全体中国人都暴怒的“三字经”呢?而且,辱骂的对象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说实话,史蒂文当时的发言有欠思考,或者说他还没学会如果用模棱两可的外交辞令回答记者的提问,也没有学会如何如何在摄像机镜头前掩饰自己的紧张情绪,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他没有真正弄清楚整件事情的本质,就草草地对记者做出了一个本不应该由他做出的结论性的回答。于是,他的回答让本来就群情激愤的记者们听到这样的回答更加气愤。

于斌(乒协中心副主任、中国乒协副主席):“中国乒协对这件事非常重视,这已经不是赛风赛纪所能包括的,这是一个体育道德问题。我们已经向国际乒联递交了申诉,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

9月2日中央电视台18:00体育新闻和21:30《体育世界》详细报道了普劳泽事件,同时各家电视台、广播台和平面、风格媒体也纷纷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应该说,本着新闻记者的职业素质,我们大家都报道得客观而公正,同时我们也期望能利用媒体的力量,促使国际乒联对此事做出一个公正的判决。

很遗憾,到目前为止,德国乒协虽然认定普劳泽此举大为不妥并已正式向中国乒协道歉,但并没有对普劳泽进行相应的处罚,而国际乒联的态度就更为暖昧了–国际乒联英文官方网站上,甚至连相关报道都没有。

对于普劳泽事件,除去愤怒的情绪,我首先感觉到中国人在乒乓球赛场上确实强大,以至于外国人都在争相学习中文,这在国际赛场上是不多见的。只是,以这样一个方式出现,实在不太能够引起大家的荣誉感。

其次我最想追问普劳泽的问题是:“是谁教你说的这句话?”谁在教一个主动学习中文的外国人说这样的语言?还是外国人在听某些中国人频繁重返这句话之后,在耳濡目染中形成了本能的反应?

所以,请任何能够接触到“老外”的同胞们注意了,咱们就用普劳泽的光头当面镜头,让这些粗俗的语言在传播过程中消失吧,因为实在料不到会在什么样的时间、什么样的情镜,它会回过头来伤害到你,伤害到你们的同胞!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